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傳媒掃描 > 2019年
 
【人民日報】基礎研究的“無用”與“有用”(創新談)
2019-11-25|文章來源:吳月輝 |【
 

  風物長宜放眼量,無用之用有大用。我國基礎研究領域要想取得更多原創性、開創性的重大科研成果,首先必須從認識上做出改變

  在北京大學舉行的一場學術報告會上,一位聽眾向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王貽芳提問:如何抓住中微子這個“風口”,獲得賺錢的機會?王貽芳回答:如果想要賺錢,那還是離中微子遠一點。

  王貽芳是大亞灣中微子實驗方案的主要提出者與領導者,憑此成就獲得了2019年的未來科學大獎“物質科學獎”。類似這樣的疑問他已不是第一次遇到。他在獲獎感言中說,科學,特別是基礎科學,一般很難被社會大眾認可。自己經常會被問“你這個研究到底有什么用”,對此,他的回答是“沒什么用”。

  王貽芳坦陳:“我從事的粒子物理研究就是‘無用之學’,但粒子物理研究的是物質世界最基本的‘元素’,它探究的是物質世界的基本規律。熱愛科學的人很多,但是熱愛‘無用’的科學卻沒那么容易。”

  基礎研究作為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,無論是應用研究還是技術開發都離不開它的支持,因此被譽為科技事業的基石。近年來,黨中央、國務院針對加強基礎研究做出了一系列戰略部署,我國基礎研究的水平有了顯著提升。然而,與世界科技強國相比,差距依然存在:國家投入相對較低,重大原創性成果缺乏,企業對基礎研究重視不夠,底層基礎技術不高、基礎工藝能力不足。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這些年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,與基礎研究跟不上大有關系。

  更為重要的原因,恐怕還是認識問題。比如,在科學決策方面,某些“沒用”的基礎科研項目很難得到經費支持,進而錯失可以獲得重大成果的機會;在方向選擇方面,許多年輕人不愿意選擇“沒用”的基礎科研,導致一些重要基礎科研領域面臨后繼無人的困境;在研究過程中,當一些基礎研究露出一點苗頭時,科研人員就急于求成搶發論文,結果被其他國家反超。

  與周期短、見效快的技術開發和產品創新相比,基礎研究有其自身特點,它往往需要長期積累,取得成果的周期也較長,其實用價值也并不是短期立刻就能顯現。比如,“光的全反射”原理被揭示很多年后,科學家才在上世紀60年代提出“光纖可以用于通信傳輸”的設想;又經過長期的研究開發和不斷探索,光纖才真正廣泛應用于通信傳輸。再比如,1831年法拉第發現電磁感應定律時,恐怕也不會料到后人根據這一基礎研究成果完成了一系列重大發明,將人類帶入電氣時代。還有相對論、量子力學等理論,幫助人類形成了嶄新的時空觀、運動觀和物質觀,對于推動世界文明進步具有十分深遠的意義。這些基礎研究成果的科學價值是無法估量的,絕不是“有沒有用”這樣的簡單標準就能衡量的。

  風物長宜放眼量,無用之用有大用。我國基礎研究領域要想取得更多原創性、開創性的重大科研成果,首先必須從認識上做出改變。只有這樣,才能少一些急功近利、多一些著眼長遠,讓科技事業的基石更加穩固堅實。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11月25日 19 版)

 
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    備案序號:京ICP備05002790-1號    文保網安備案號:110402500050
地址:北京市918信箱    郵編:100049    電話:86-10-88235008    Email:ihep@ihep.ac.cn
安徽11选5